【FGO】银禧庆典(所罗曼)

“罗马尼,罗马尼·阿基曼。”

听到呼唤声的罗马尼缓缓睁开眼,所罗门与他面对而坐,琥珀色的眼瞳流光内敛,正静静地注视着他。

“是你。”

“是我。”

对方已经多年没有再出现,罗马尼一直以为已经不会有机会再见的。

他一边想着一边抬头环视四周,这里并不是迦勒底。欧式的庭院栽种着各式的树木,和煦的阳光从树冠的缝隙间散落下来,桌子上摆放着刚出炉的蛋糕,银叉的背面滚动着光晕,冒着热气的大吉岭散发着好闻的茶香,跟蛋糕的甜香一起弥漫在周围的空气中,让人心情愉快。

继续阅读“【FGO】银禧庆典(所罗曼)”

[FGO]薰衣草花环

一个可能存在的未来

 

“罗兰·巴特?”爱德蒙斜靠在书桌边上打量起眼前的黑发少年。

藤丸用力点了点头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嗯,爱德蒙知道吗?”

“知道,”爱德蒙从旁边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随手翻了几页,“怎么了?”

“那爱德蒙能给我讲讲么?”

“法国作家,思想家和文学评论家,提出‘作者已死’的观点。”一直沉默的所罗门这时候插话进来,“罗马尼说医院有急诊,晚上不回来吃饭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爱德蒙接着又转向藤丸,“说起来,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会选择文学类专业,我还以为你会选择更为偏向于理工类的专业。

被这么一问,藤丸不自觉地别过视线,被封印了力量的雷蒙盖顿正趴在所罗门的书桌上睡午觉,柔软的尖角枕着那些厚重的硬皮书,藤丸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。被藤丸戳了几下的小魔神柱稍微扬起尖角碰了碰他的指腹,接着又团起来睡了过去。

”其实我对这方面一直很感兴趣,刚好他也想选这方面的专业。

“基尔什塔利亚?”爱德蒙眯起眼,“他的话,我倒是觉得不意外。”

“为什么?”藤丸疑惑。

“看起来就很适合。”爱德蒙回答得干脆利落。

藤丸有些泄气,尽管他其实也同意爱德蒙的话。

藤丸的小表情自然逃不过爱德蒙的双眼,他扬起嘴角,“即使离开了迦勒底你也是‘我’的御主,如果是你的期待,我自然答应。去问一下你的基尔什塔利亚晚上要回来吃饭不?”

“他最近因为学生会的事忙得抽不开身,大概今天又要很晚才能回来。不对!那个‘我的’是怎么回事?”突然意识到什么的藤丸像受惊一样精神忍不住绷紧了一下。

“字面意义。还有,罗兰·巴特虽然提出‘作者已死’的观点,但是他并不完全把作者排除出作品之外,他明确提出了作者的回归,另一种形式的回归。你可以先从这方面入手,我回来之后再找你。”

说完,爱德蒙就直接灵体化离开了。

“等一下!爱德蒙!不是!你怎么又用魔术了,被协会发现的话怎么办!”

继续阅读“[FGO]薰衣草花环”

[FGO]黄金庆典(所罗曼)

这是关于罗马尼尚未进入迦勒底时的故事。

 

又是那个梦。

血色从黑暗的缝隙间渗透追逼着他,浓稠的阴影自脚下涌上四肢想要将他吞没。

奔跑,奔跑,一刻不停地于黑暗之中拼命奔跑。

明明以为自己已经看到了出口,过去,却又变成了一个下坠的黑洞。

蚕食意志的恐惧,吞噬一切的黑暗,循环不断的噩梦,冰冷从皮肤一点点地渗透进体内。

不!停下!快停下!

他拼尽全力如此呼喊道。

继续阅读“[FGO]黄金庆典(所罗曼)”

【FGO】Un Matin d’Orage(所罗曼)

注意私设有

CP:罗马尼&所罗门

不分攻受,私设有

私设裁定者爱德蒙,人生完整状态

 

 

大概是个关于罗马尼和所罗门认可(?)彼此的故事

 

无数的风的心脏,
在我们爱的沉默的上方跳动。
管弦乐的,属神的,在树丛中回响,
像充满战争与圣咏的语言。
——《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》

“抑制力的守护者。”
“嗯?”爱德蒙从书中抬起头来,“啊,原来是你,难怪会被看穿。不过我现在并不是以守护者的身份现界,和你一样,我现在也是立香的从者。”
“你会希伯来文?”
“你是说这个吗?”爱德蒙发现对方的视线正落在自己的书上,索性把书递了过去,“只是初学的入门级阶段。在我生活的时代,这已经是可以进博物馆的古老语种。”
对方犹豫了一下接过书,“不是现代而是更古老的语系,我认识这种文字。”
“说起来这应该是你所在的年代的文字吧,魔术王所罗门。”
“确实。”被唤真名的英灵点了点头。他翻看着手上的书本,确实是他记忆中熟悉的文字。
“那么,介意我向你请教几个问题吗?”爱德蒙的礼貌素来良好,他起身向所罗门行了一礼,“虽然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,不过还是容我自报一下姓名——爱德蒙·唐泰斯。”
“所罗门。”
“爱德蒙!福尔摩斯问你能不能去一下……”罗马尼的声音由远而近,后半句话还没说完,就硬生生地掐断了自己的声音。
爱德蒙望向所罗门,接着又转向罗马尼。他撑着下巴眯起那双别致的十字架眼瞳,像往常一样问道:“是有什么事吗?”
罗马尼深吸了口气。爱德蒙看到他的耳朵根都泛红了起来。“啊啊,那个,是这样的,关于彷徨海内的重现工作已经基本完成,福尔摩斯和达芬奇想和你讨论一下之后的事情。”
“我知道了。”爱德蒙点了点头,然后转向所罗门,“抱歉,我要先过去一下。”
“没关系。”所罗门把书还给爱德蒙。
罗马尼已经离开了图书馆。爱德蒙望了一眼他远去的背影,转而很自然地接过书又行了一礼,释放的魔力化作身上的斗篷礼服,“那么,容我下次再向你请教。”

 
继续阅读“【FGO】Un Matin d’Orage(所罗曼)”

【FGO】Fleur de Liane(双伯爵)

注意私设有

CP:双伯爵,裁定者爱德蒙&复仇者岩窟王

这里的爱德蒙是人生完整的状态

人物混有原著书本的形象和设定,请注意,不接受者慎入

所有人物都属于原作,所有OOC都只属于我

 

“嗯,看来是魔术的残留影响,过段时间应该就会恢复过来。”
爱德蒙颔首。抬起头来的时候,他下意识想要睁眼,却被达芬奇制止了。
“别动。虽然对于英灵来说有点多余,不过还是替你包扎一下哦!”
“麻烦你了。”
纱布一层一层地包扎上双眼,爱德蒙坐得很端正,自始至终都表现得镇定平和,就像他往常给其他人的印象一样。
“好了哦!这样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爱德蒙点了点头,伸手摸上包扎着双眼的厚实纱布。伤口的疼痛牵扯着神经,让他的呼吸轻微地紊乱。裁定者的嘴角挑起一丝夹杂着无奈和自嘲的轻笑。
视野陷入无尽黑暗之中,让爱德蒙不禁想起自己还是人类时候的一些经历:他在巴黎的暗夜中迎击前来阻拦的迹密会,混乱的缠斗中,黑键的寒光在眼前快速掠过,紧接着深刻的疼痛像洪水一般向他袭来,眼前的世界也随之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但如今却不一样。爱德蒙调动起自身的魔力,漆黑的世界之中随之有光芒逐渐浮现,继而他的视野在意识中被重新点亮,他因此满意地弯起嘴角。
然而魔力的感应却被外力突然截断了。爱德蒙的视野又回归黑暗,然后他听到岩窟王的声音。
“刚刚战斗中所消耗的魔力还没恢复过来,别在无谓的地方浪费魔力。”
他听出岩窟王语气中的不悦。对方微凉的指腹按着自己的太阳穴,他轻笑了一下收敛起自己的魔力,然后转向岩窟王所在的方向。
“好了,那现在我要怎么回去?”
岩窟王沉默了。

继续阅读“【FGO】Fleur de Liane(双伯爵)”